仁波切

80年代在好莱坞的我

Posted in 仁波切 on2018-03-17 Comments: No comments

这是我80年代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好莱坞时的照片,我甚至连摄影师是什么人都忘了。

我的养父母不允许我修习佛法,也不让我跟佛教中心有任何接触。因此,我总共离家出走了3次,最后一次总算是成功了。自此,养父母再也没有把我找回来。离开新泽西的时候,我才只有16岁;我独自乘搭便车横跨美国,最后抵达了加利福尼亚州。当时,我的全副身家就只有50美元,饥饿的时候只能买些便宜的苹果充饥,夜晚就在街头露宿。那儿的夜晚还真是寒冷。我原本的计划是到夏威夷去,但由于没有钱,我就只好在加利福尼亚州好莱坞一个叫做图登达杰林(TDL)的寺院里居住及工作。当时寺院的负责人是格西簇亲格尔辛,他是一位非常伟大的佛法导师,我很敬爱他。他不久前才圆寂。这里也是我与宋金刚持初次见面的地方。他改变了我一辈子的命运,也确认了我是一名转世活佛“杜固”(Tulku)的身份。

我担任过派拉蒙电影公司的临时演员和配音,也曾有人游说我投入模特儿工作。然而,我非常喜欢佛教中心(图登达杰林),我想要留在那儿。我想要佛法!

在图登达杰林的时候,我曾经请求宋仁波切为我占卜。那时候的我,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成为一名演员/歌手,还是僧人,但我一心一意就只想为佛法付出。我问宋仁波切,我是否能够以一名演员或歌手的身份来支持寺院?宋仁波切以“骰子”为我占卜(非常准确)后说,若我选择投入演艺生涯,我将会有一个非常成功的事业,但成为一名僧人的好处却是更多的。听了宋仁波切的话之后,我当下就决定要成为一名僧人。于是,宋仁波切剪下了我的一丛头发,表示接受了我的承诺。

很奇怪的是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派拉蒙电影公司的经纪人曾经打了几次电话给我,而图登达杰林的秘书却每次都将联络号码弄丢了。当时的那位经纪人名乔依丝,她总共打了3次电话,甚至还在电话留言机里留下了语音信息。但每一回佛教中心的秘书听到信息后,就错按了按钮,不小心将留言清除了,然后才很不好意思的对我说“对不起!”。我只能说“好吧!”……然后,我们就失去了联络。

几年后,我为了赚取外快,参与了一项配音工作,却没想到竟然会在那儿重遇乔依丝。她是一位很友善,极富吸引力,又打扮得体的黑人女性。在见到我的时候,她说“我的天啊,你就是那个我想找来参与艾迪墨菲的《金童子 The Golden Child》制作的孩子。你为什么不给我回电呢??”我当时是一副“嗯,是那个负责接电话的人如何如何……”的模样,而乔依丝呢,则是一副“我尝试联络你许多次了!”的样子。她对我说:“我听说过你,所以才想要找你!”……乔依丝真是一个好人……希望我还能再度见到她,向她说声“嗨”。不过,我倒是忘了她的姓氏了。

记得我当年走在日落大道或梅尔罗斯大道的时候,总不时会有人递名片给我,要我参与各式各样的模特儿工作。现在回想起来,感觉虽然有些怪异,不过却还蛮好玩的。我怀疑以自己现在的模样,即便在日落大道扎营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再会找我来当模特儿了。哈哈哈!

相关资讯
Leave a reply
Name * :
Email * :
Website * :
Comment * :